25

我知道,我的反应总是滞后的,在这段麻痹期过了以后,反应过来就会是缓慢又绵长的痛苦时期,就像麻醉药消去的时候,剧烈的捶击般的头疼。

我不知道路在哪里,迷茫的就像一个瞎子,我要往前走着,尝试着,把它摸索出来。我一头扎进了一个未知的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