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送走了朋友,然后到了晚上,加了会班,想着明天standup怎么怎么说的时候,忽然想到,明天边上那个常年很吵的地方要空了出来,一回头,再也没有人跟我一起定prime now,一起加班,一起瞎咋呼了,那种很无脑很开心的日子就真的没了。一下子才意识到,这是真的。

可能认识一个新的人,交新的朋友,去真正熟悉起来,太漫长,太难,太多精力。也可能最近日子过的太辛苦,单纯的快乐显得更弥足珍贵。

博尔赫斯这首诗,总是很打动我,常年慢一拍的我,也是那样自顾自的,一直走在时间的后面。是啊,时间它走的可真快啊,我亦步亦趋地跟着跟着,一晃神,就跟不上了。

“人们告诉我外祖父死了,那时我不理解什么是死亡,我在不开灯的房间找了他很多天。”

直至朝霞出现

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乐队,the fin. 很英伦的日本乐队。

最喜欢Till dawn,像是什么呢,就像是,和明亮的年轻人们一起穿过夏天的夜,充满不确定,不知道要去哪里,停在哪里,明天是什么样子,只是太阳依旧升起,只有义无反顾奔向黎明,眼前的模糊逐渐散去。在日出的海面前,人们都轻盈极了,愉悦地好像一只只海鸟。

Monday

大约是因为极强的拖延症的愧疚,早上四点钟醒了,清醒的看着窗外的space needle带着光环,破开摧毁一切的黑暗。指引着天上细碎的星星,一闪一闪。

又睡了一会,就起床了,天也渐渐亮了,来到空无一人安静的公司,窗明几净,开始看spring的教程,埋头看了几个小时,忘记了任何的焦虑和恐惧。然后忽然一瞬间,就懂了,脑子里的碎片互相连接了起来,看到的不再是像素而是一张完整的图片,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