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

大约是因为极强的拖延症的愧疚,早上四点钟醒了,清醒的看着窗外的space needle带着光环,破开摧毁一切的黑暗。指引着天上细碎的星星,一闪一闪。

又睡了一会,就起床了,天也渐渐亮了,来到空无一人安静的公司,窗明几净,开始看spring的教程,埋头看了几个小时,忘记了任何的焦虑和恐惧。然后忽然一瞬间,就懂了,脑子里的碎片互相连接了起来,看到的不再是像素而是一张完整的图片,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