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送走了朋友,然后到了晚上,加了会班,想着明天standup怎么怎么说的时候,忽然想到,明天边上那个常年很吵的地方要空了出来,一回头,再也没有人跟我一起定prime now,一起加班,一起瞎咋呼了,那种很无脑很开心的日子就真的没了。一下子才意识到,这是真的。

可能认识一个新的人,交新的朋友,去真正熟悉起来,太漫长,太难,太多精力。也可能最近日子过的太辛苦,单纯的快乐显得更弥足珍贵。

博尔赫斯这首诗,总是很打动我,常年慢一拍的我,也是那样自顾自的,一直走在时间的后面。是啊,时间它走的可真快啊,我亦步亦趋地跟着跟着,一晃神,就跟不上了。

“人们告诉我外祖父死了,那时我不理解什么是死亡,我在不开灯的房间找了他很多天。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